中植系火中取栗 卷入ST华泽残局恐难脱身

2020-03-01 20:16

“东西跳梁,不辟高下;中于机辟,死于罔罟”。似乎已能玩转资本魔方,通过将旗下一众类金融资产悄然“拆分上市”谋取套利的中植系,有时也会面临着来自上市平台的风雨颠簸。

昨日,上海证券报以《中植系埋雷》为题,深入解析在资本运作上愈发高调的中植系的核心模式,警示其中潜藏的谜团与风险。不过,记者在梳理诸多案例后发现,尽管长袖善舞,但中植系并非战无不胜,在其频繁染指的十数家上市公司中,已有部分公司开始深陷财务、股权漩涡,而曾意欲收上市平台为己所用的中植系,也不得不面对骑虎难下之境。

今日,ST华泽再度发布公告,提示公司股票存在被实施暂停上市风险。而就在三天之前,公司刚刚宣布,深圳中融丝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(简称“中融丝路”)已从实际控制人王辉、王涛接过合计25.21%股份的表决权,并将在未来六个月及以后的一段时间内,主导ST华泽资产重组等多项重大事宜。

此时选择介入ST华泽似乎并不是个好时机。资料显示,王辉、王涛二人对ST华泽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已高达14.97亿元,同时,二人所持股权已几乎全部质押,而解除股权该质押用于补偿需要资金25.65亿元(不含利息)。

对此,深交所曾立即发出关注函,要求ST华泽披露中融丝路主导解决问题的资金来源和具体计划安排,以及是否具有相应的履约能力。同时补充披露中融丝路的股权的股权结构,应披露至自然人、法人层级,并说明该公司股东的出资比例及资金来源、决策运作模式、 经营模式、股东的利益分配方式等。

从工商登记资料来看,中融丝路共有两名股东,分别为达孜县中融风雷投资基金(有限合伙)和中融鼎新,而中融鼎新即是中融信托的全资子公司。在金洲慈航收购丰汇租赁90%股权的方案中,相关方曾明确提出,中融信托的控股股东为经纬纺机,最终实际控制人为中国恒天集团。但同时,其也表示,中植系旗下的中植企业集团持有中融信托32.99%的股权,仅次于经纬纺机37.47%的持股比例,为第二大股东。

尽管仅是第二大股东,但从中植系旗下多家租赁、保理公司大量资金来自中融信托的情况来看,中植系与中融信托有着密切的业务往来。在此背景下,中融丝路掌管ST华泽不得不令市场怀疑其背后的资本力量。

无论是否由中植系遥控,中融丝路要想扭转ST华泽颓势并不容易。目前公司控股股东王辉、王涛二人已深陷困境——股权悉数遭冻结、董事会职务也已辞去、承诺的盈利补偿无法兑现,上市公司则业绩下滑、重组终止,这些都需要中融丝路一力承担,摆平一切的难度可想而知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中植系此前拿下的*ST宇顺已经有着不小的问题。2015年12月,中植系旗下中植融云以颇为合适的“折扣价”获得ST宇顺的控制权,被市场视为一次不错的买卖。可中植系入主不久,*ST宇顺便暴露出巨额亏损,其此前豪掷14.5亿元收购的雅视科技也业绩急转直下,拖累上市公司整体业绩。

与之类似,中植系在荃银高科上也“栽了跟头”。在强势获得荃银高科高比例股权后,中新融泽及其一致行动人与荃银高科原控制方一直火花不断,最新公告显示,中新融泽及其一致行动人中新融鑫、中新睿银近日收到证监会《调查通知书》,由于中新融泽及其一致行动人在2月份增持荃银高科股份时存在违法违规情形,证监会决定对其进行立案调查。

一边将旗下类金融资产分拆装入上市平台,另一边深陷“问题上市公司”骑虎难下,两个看似毫无关联的现象共同出现在中植系身上,是巧合,也是必然。为了将有着复杂关联交易的租赁、保理资产置入上市公司,中植系往往难以找到公司治理、业务指标都表现上佳的上市平台,但长期的关联交易又要耗费巨大资金、时间成本,或是压缩资本运作时间,与中植系合作的上市公司不少主营低迷、亟待转型,而这些公司自身潜在的问题,也必将成为中植系后续运作的重大掣肘。

事实上,中植系似乎也有此种考量。在入主*ST宇顺的方案中,中植融云仅拿下3.49%的股权,同时通过受让表决权的方式,获得剩余10.48%股权的表决权,从而成为拥有单一表决权的最大股东,完成实际控制权的掌控,而非一次吃下全部股权,使得后续没有回旋余地。

热门推荐

推荐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