孙宏进说

2020-01-11 14:24

著名的温氏集团在淮安的分公司,向合作的养殖农户作出一头猪至少收益150元的保证。刘丽说,温氏集团的底气,来自于规模化标准化养殖增强了其抵御风险的能力。全国平均的猪粮比盈亏点在6:1,而规模企业或许在5:1时还能保本。海外同行的经验也已证明了这一点。世界最大的猪肉生产商美国史密斯菲尔德食品公司,年养猪约1500万头。规模化标准化养殖水平高,龙头企业间的信息相对透明,减少了生产的盲目性,有利于市场稳定,美国猪周期大约5年,就比中国长2年。

“资金的逐利本性,造成生猪产业资金云集,产能迅速扩大,最终打破了供求平衡,推动猪价进入下降通道,因此,‘猪周期’的背后,其实是市场调节机制在发挥作用。”卓创资讯生猪分析师刘丽对记者说,从2011年10月算起,“猪”在下降通道中已跑了19个月,历史上最长的下行段为20个月,以此为参照,其实尚属正常。

想着现在的苦,许多养殖户都后悔当初不该盲目加入养猪大军。上一轮“猪周期”里,“蜜月时光”长达17个月,赚钱效应让钢铁巨头、地产商都坐不住了,武钢投入390亿养猪的新闻曾轰动一时。省统计局的一份分析报告显示,2011年全省出栏生猪量仅比历史最高点的2003年略少,当年9月底,全省生猪、仔猪、猪肉价格均创历史新高,猪粮比达到8.15:1,平均每头生猪利润达517元。

“猪贱伤农”。4月起,我省和全国20多个省份一道,按照“略高于市场的价格”进行冻猪肉收储。不过,由于收储量有限,市场人士认为其作用不宜高估,而从长远计,缓解生猪生产和市场价格周期性波动,还应主要从规模化标准化养殖寻找破咒之法。

据了解,目前江苏生猪养殖的规模“门槛”是年出栏50头,照此标准,全省规模化养殖占比已达八成。“50头的‘门槛’确实低了些,我们不能就此满足。”孙宏进说,今后,江苏生猪产业结构调优,一要提高养殖户的规模水平,比如,让更多的养殖户从养50头发展成养500头;二是通过提高标准化水平增加规模化的“含金量”。

一头猪“拱伤”数不清的养猪户

眼下,江苏和全国一样,猪肉价格创下了2011年以来的新低。统计显示,3月份我省农村集市的猪、牛、羊肉价格,按公斤计分别为23.5元、54元和57.6元。特别不协调的是,猪肉价格走势竟与牛、羊肉背道而驰——猪肉同比下跌约一成,而牛、羊肉同比分别上涨18%、15%。

猪价探底不止,饲料、人工成本刚性上扬,在这种双重挤压下,散户退出、淘汰母猪等现象已悄然冒头。“据我了解,周边三分之一的养猪户都把老母猪卖了。”刘灿贤说。去年养了50多头猪的宝应县山阳镇农民杨万顺,今年则干脆不养了,“一头猪即使赚个一两百也划不来,还赶不上我出去打工的收入。”

作为一种经济现象,生猪产业大致沿袭这样的轨迹:肉价下跌—大量淘汰母猪—生猪供应减少—肉价上涨—母猪存栏量大增—生猪供应增加—肉价下跌。这样一个周而复始的痛苦轮回,周期约3年。

市场人士普遍预计,二季度为猪肉消费淡季,猪肉价格将震荡筑底,但是,由于母猪大量淘汰,市场又有望触底回升,猪肉价格“十一”前可能迎来恢复性上涨。

业内人士认为,虽然猪肉价格3年一轮回的周期性魔咒尚难以打破,但最大限度熨平波幅,最大限度降低“猪贱伤农”程度,还是应该去做并且有可能做到的。

“猪”在下降通道中跑了19个月

值得关注的是,日前我省出台加快现代生猪产业发展的意见,提出如下目标:今年,全省生猪规模养殖比重再提升5个百分点,达到85%;到2017年,在苏中、苏北地区建设10至15个百万头生猪生产基地,有利于减缓“猪周期”的波动。

靠规模化减少生产盲目性

衡量养猪效益的猪粮价格比曲线图,让养殖户的窘境清晰呈现。去年,江苏猪粮比在6:1的盈亏平衡线下徘徊;今年1月份,一度越过了盈亏平衡点,昙花一现后便逐渐下行,3月下旬跌入5:1的重度亏损区,4月25日更跌至4.64:1!“全省养殖户普遍深度亏损,赚钱的已寥寥无几。”省农委畜牧兽医局副局长孙宏进说,养猪是农村养殖的骨干项目,贡献产值占全省畜牧业总产值的近四成,因此,生猪养殖长期低迷既不利于农民增收,也不利于生猪产业的长期健康发展。

靖江市斜桥镇富民村苗猪经纪人刘灿贤,对猪的行情时时掌握。“现在草猪出栏价每斤只有5.2元,三元猪5.8-6元,苗猪10元。这个价格比2011年9月最高位时每斤平均低了三四块。”刘灿贤感叹,那时候卖一头猪赚四五百,现在不含人工,光算饲料钱一头就要亏200块。

热门推荐

推荐资讯